浅浅成视频人app下载

弄明白了这孽镜宫的危险之处后,百里歌再不敢去细看水晶,可这里除了水晶又没有其他东西,离开的方法也探查不到,这让他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。

“椅子。”百里歌无奈地喊了一声,诡异的是,随着他的声音落下,一把藤椅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。他一屁股坐下,又喊道:“茶水伺候。”同样,在他身前,立即出现了一张古朴的茶桌,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就摆放在上面。

“这是什么招数?”刑邪没有感到一丝法力的波动,因此好奇地问道。

百里歌随意回道:“离开了拔舌宫后,似乎是得到了一种类似天赋的东西,下意识觉得只要自己把想要的说出来,就会出现的样子,感觉没什么用。”

“天赋神通?”刑邪惊道,“你小子,这么重要的事竟然还瞒着老祖我?”

“这……算重要吗?”百里歌愣愣道。

“屁话!”刑邪大声道,“你懂不懂这叫啥,这可是名震天下的一门神通计——言出法随!”

“言出法随?”百里歌也吓了一跳。

刑邪激动地浑身发抖,催促道:“快,说你想离开这里,假如是言出法随,你想干嘛就干嘛!”

百里歌听了心情也随之激动了起来,他丢下茶杯大喊道:“我要离开孽镜宫!”

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,百里歌依然站在那里,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大傻子一样。

“呃……好像有些不太一样。”刑邪讪讪道。

清纯邻家女孩回眸百媚生外拍

百里歌无奈地重新坐下,希望又断了,让他深感无力。

可刑邪似乎还不死心,又说道:“再试试你会的招数,既然是奖励,绝对不会这么鸡肋。”

“好吧。”百里歌叹了口气,随口道,“点苍。”

“唰!”

一道刀光凭空闪过,精准无比地击中他放在注视的地方。

百里歌傻傻地看着,刑邪则在尸经大世界哈哈大笑。

“疾刃!”

“鬼头闪!”

“焱剑式!”

“仗剑行!”

……

百里歌将几乎所有招式都试了一遍,孽镜宫的水晶漫天飞舞,在恐怖的威能下,整个孽镜宫似乎都在瑟瑟发抖。

“好了好了,可以了。”刑邪笑着说道,“果然没猜错。虽不是真的言出法随,但也算是精简版了,挺好,挺好啊!”

“精简版?”百里歌问道。

刑邪解释道:“言出法随可是正儿八经的因果之法,别说我们混沌流域,就算是神界都不一定有人能掌握。我一开始那么激动是因为理解错了,以为你真能运气逆天到掌握了这门大道,现在想想也是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啊……”

“等等,老祖,您还没说精简版……”

“急个啥,我这不是正要说嘛。”刑邪没好气道,“这精简版,就是根据你自身掌握的本事,无需再自己动手,张张嘴就来。你看,你会幻化之法,所以想要椅子,椅子就来了。你的道术、招数皆是如此。”

停顿了一下,他又补充道:“不过,这些东西耗费的依旧是你自己的修为和魂力,而且一旦激发都是最大强度输出,这点你要注意,别伤了自己人就行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百里歌颓然道,“可这也不能帮我们离开这里。”

“这样的确不能帮你们离开,但换种方式,或许可行。”一个清朗的男声从远处传来,百里歌警惕地看去,只见一个同他长相相仿的男子正漫步走来。

“你是何人,为何要变做我的模样!”百里歌皱眉问道。

“在下孽镜修罗,掌管这第四宫。”男子微微一笑,抱拳道,“那位老前辈,晚生有礼了。”

“你能看到我?”这下刑邪也有些惊了。尸经大世界的隐秘,就连曾经的一位九境界主都瞧不透,这会儿却这么容易被发现了?

只听那孽镜修罗淡然一笑道:“照孽镜前,无所遁形。”

“原来孽镜修罗本就是照孽镜?”百里歌不禁出声道。

“小友此言差矣。”孽镜修罗笑道,温和的一点都不像是修罗,“你看这里,到处都是你口中的水晶,那些才是照孽镜。虽比不得真正的照孽镜,可看出小友戒指中的那位前辈,还是轻而易举的。”

刑邪轻笑了两声,说道:“小子,那我们谈谈吧。”

百里歌也说了一句“看茶”,随即便有新的桌椅出现,两人面对面坐下,孽镜修罗赞叹道:“拔舌修罗的小神通,却是多年未见了。”

他品了一口茶,双眼微亮道:“好茶!这便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仙茶吗?”

“你若想要,送你便是。”百里歌张口喊了句“茶来”,一包包顶级仙茶从天而降,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旁。

“多谢小友赠茶!”孽镜修罗拱手笑道。

这时,刑邪悠悠开口道:“小子,都说礼尚往来,那你,是不是也该说说,如何前往下一宫了呢?”

“哈!”孽镜修罗又品了一口,然后抬起头来,好奇地看着百里歌问道,“小友为何着急离开?你看这里遍地都是以往修行者留下的绝世兵器,就不打算捞点?”

“兵器虽好,终是外物。”百里歌回答道,“修行在个人,靠的还是真凭实学,贪恋外物,非我所为。”

“所谓财侣法地,财占第一位,无财,又谈何修行?”

“财,够用就行。”百里歌答道,“而我所拥有的,已经足够了。”

孽镜修罗微微一笑,不再发问,随后他目光一闪,在桌旁,出现了一副画面,正是百里歌在和刑邪交谈,打算在冥宗祠中找寻存有业力的器物。

“小友的财,既已够用,那为何还要找寻那种东西。只怕什么回去的话,只是个幌子吧?”

孽镜修罗的声音异常柔和,其中还夹带着一丝循循善诱的声音,就连刑邪也感到了一丝不适。

不过刑邪只是冷冷一笑,并没有出言提醒。

百里歌只觉得一阵头昏脑涨,情不自禁地回答道:“不,就只是为了回去。”

简单,明了。

孽镜修罗点了点头,收回了自己的手段。

“最后一个问题,必须要你在清醒的状态下来问。”他看着百里歌,极为认真道,“倘若大道要你无情,你,该如何?”

百里歌这一回想都不想道:“大道无情,我能理解。但倘若大道真要我无情,那我便逆道而行。”。

孽镜修罗双眼发亮,道:“哦?为何?”

百里歌笑道:“因为那是大道的道,却绝非在下的道。”

Tagged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