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视频入口

“放肆!”

沈家老祖怒喝一声,道:“年青人,你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吧!本圣还在这里,你当本圣只是个摆设吗?”

“你说得不错!我还真当你只是一个摆设!”陆青山扬声道:“你身在北域,隔着无尽的距离显圣而来,你觉得你所施展出的力量还能达到圣境吗?”

“我要杀的人,谁都救不了,纵然是圣人显圣,亦无法避免!”陆青山揽着古若菲,其身影瞬息消失,同时,其声音从四面八方轰轰响起,令人无法把握到陆青山的具体方位。

轰!

陆青山带着古若菲,瞬息出现在了沈溪的面前,抬手一指,一指点出,强横的剑气撕裂而出,立马就洞穿了其眉心,陆青山冷声道:“敢追杀我师姐,仅仅只是杀了你,算是便宜你了!”

当言语落下时,陆青山带着古若菲已经出现在了远处。

至于沈家的圣人,陆青山没有去对其出手,圣人显圣可不是一直都能显圣的,用不了多久,便会自动消失的。

“你竟然当真本圣的面杀了我沈家的子弟?”沈家圣人面色变得相当难看,冷声道。

方才那一刻,他本想出手相救,可是,正如陆青山所言,距离太远,虽可以显圣,但是显圣之后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,已经不再是圣境了。

就如陆青山当初隔空出手相救古若菲时,付出了不菲的代价,仅仅只是起到了一丝干扰的作用,对于沈溪等人所造成的伤害根本是微不足道的。

“一切都是沈溪咎由自取罢了!”陆青山怡然不惧,冷声开口。

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

“好!很好!年青人,敢不敢留下名讳?”沈家圣人冷眼看着陆青山,道。

“嗯?看起来阁下是想报复我了!”陆青山轻笑一声,依旧是怡然不惧,轻吐出声,道:“东域!陆青山!”

跟着。

陆青山又继续道:“不过,既然阁下这么说了,那么,等我星空古路归来,我必会前往北域,登门造访沈家!”

“好!那本圣等阁下大驾!”沈家圣人说完这句话后,其身影逐渐暗淡,最终恢复成了三寸高的金属雕像,然后炸裂开来。

“你呀!看到圣人显圣,竟然还那么镇定,都不知道退避三舍,这下可好了,得罪了一位圣人,还告诉了对方你的姓名,你就不怕他们来报复你么?”古若菲的眼眸中充满了担忧。

“不过区区一位圣人罢了,现在的我的确不是其对手,可是,若是这位沈家的圣人敢出现在东域,我可以保证,他翻不起一丝浪花!”陆青山成竹在胸,怡然不惧,其眸光中充满了自信。

眼见古若菲还是很担忧,陆青山笑着道:“不要担心了,很多事情现在就连我都还没有搞明白了,但是我可以负责人地告诉你,在东域的话,我还真的不惧一位圣人!”

……

鸡鸣城。

城西。

陆青山与古若菲暂时住了下来。

古若菲的伤势,还未彻底恢复,所以还需要休养一些时日。

同时。

陆青山的修为,已经十分饱和,似乎随时都可以突破到天元境九重了。

陆青山想了一下,等到修为突破到天元境九重了,然后再与古若菲一起通过五色祭坛横渡星空而去。

因为,根据陆青山从大帝分身那里得到的信息,炎阳星或许是星空古路上最后一颗比较安的星辰了。

起码,炎阳星上,是以人族修士为主导的。

但是。

炎阳星之后的星空古路上,就不会这么太平了。

有的星辰之上,完以天外生灵为主导;有的星辰之上,充满了无尽的杀戮;有的星辰之上,五色祭坛遭到了破坏,需要借助各种各样的办法,肉身横渡星空而去。

甚至。

陆青山都已经想到了,末日亡旗所指向的世界,怕是无法通过五色祭坛抵达,只能说是不断地靠近,真正要降临那一座世界,怕还是要肉身横渡星空。

只是。

想要肉身横渡星空,怕是没那么简单,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借助外物才可以做到。

不过。

不管如何,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,这绝对是没有问题的。

当即。

陆青山闭关修炼,争取早日突破修为。

一晃,便过去了半个月。

半个月的时间,陆青山已经触摸到了天元境九重,只要再过上一些时日,便可一鼓作气彻底突破到天元境九重。

只是。

这一天,陆青山突然睁开了眼睛,微微皱眉,低声喃喃道:“嗯?许妃妃激活了我留给她的玉板?看起来,许妃妃出事了!只是,这个时间太不巧了,我还在修炼……”

不过。

陆青山倒是没有责怪许妃妃的意思,想了一下,立马将飞剑召唤而出,同时,陆青山分出了一部分精神力,寄存在了飞剑之中。

“去!”

陆青山低喝一声。

飞剑瞬息冲上九天,向着楚国王城而去。

外面,古若菲有所感应,连忙走了进来,道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陆青山没有隐瞒,将事情的原委一一道出。

古若菲狠狠瞪了陆青山一眼,道: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你不应该亲自前往吗?”

“一把飞剑,足够了!”陆青山笑着道:“而且,若是真有飞剑抵挡不住的存在,以我的速度,绝对能赶得上!”

“这倒是!”古若菲笑了笑,道:“你多留点心,注意着,可别让那许妃妃出现意外!”

“我知道的!”陆青山笑着点头。

“行,那你修炼,争取早点突破,我出去给你做饭!今天我们吃大餐……”古若菲十分开心地走了出去。

听到“大餐”二字,陆青山面露苦涩,片刻后,又笑着摇了摇头,闭上了双眼,继续修炼。

……

楚国,王城,许府中。

“爹,我不管,我就是不想嫁给楚王,我的人生我要自己主宰!”一座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中,许妃妃的声音带着愤怒从里面传出。

屋外。

一位中年男子身着铠甲,眉头皱起,满脸的怒意,冷哼呵斥道:“胡闹!简直是胡闹!自古以来,儿女婚事便是父母做主,既然我已经答应了楚王,那你嫁也得嫁,不嫁也要嫁!这件事情,由不得你做主!”

.co妙书屋.

Tagged: